第二百章 张文少尉

“你们都听好了,我们马上就要到达成都了,到时候你们就不归军队管辖了,接下来的时间都是你们自己安排,是出去逛街游玩也好,寻找机遇也好,提升实力也好”

“不会有任何人去约束你们,但是你们要记住的是,不要违反成都的法律,扰乱社会治安,不然的话,我就只好请你离开了,还有,你们要记住,在灵境比赛开始之前,到成都军区报道。”

张文站在大门前,两天前迎接帝都小队的那个位置,面对着众人,目光中满是坚韧,眼神寻视着各个城市小队的面容,十分淡漠的说道。

很显然,这是一波警告,因为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了,所以浮空艇对于这些城市的人,监管时间就要结束了,为了避免各个城市小队的人,不知道情况,犯下了什么过错。

所以每当要降临之前,都要由浮空艇的主控人,对各个城市小队的人,讲述一下规则,这样到时候出现了事故,就有理论依据了。

“虽然,你们每一个都在浮空艇上呆的不久,但是也有好多天了,所以,我不希望你们犯下什么错误,毕竟我也算是你们的带路人。”

“如果你们犯错了,我必将你们亲手缉拿,但是如果不你们遇上了什么麻烦,也可以去军队找我,我会尽可能的帮助你们。”

“好了,就这样,现在,浮空艇降落,所有人,依次准备下船。”

张文的目光将每个人都挨个扫过,最后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感情波动,认真的说道,随后右手一挥,对下属下达了命令。

“于宝,你说,张文少尉说的是真的吗”

朱大富听着身边,乱七八糟充满质疑的声音,走到于宝的身边,小声说道。

“嗯你指那个”

于宝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就是张文少尉说的,说是有困难可以去找他,他会尽力帮助我们啊。”

朱大富先是一急,随后凑到于宝的身前,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我在家族里面,听到长辈们说过,虽然每届浮空艇的军队长官都会这么说,但是一定不要去相信,因为这是他们的套话,而且如果你去军队寻找的话,一定是找不到任何人的。”

“额那你觉得呢张文少尉说的是不是真的”

于宝看着朱大富一脸的,故作玄虚,并没有立刻做出来回答,而是挑了挑眉头,随后说道。

“额其实吧,我一开始是相信家族里面说的,但是我刚才看到张文少尉,说的很是真情流露,所以,我觉得张文少尉应该没有说谎。”

“所以,我就懵逼了,要不然咋能来问你呢”

朱大富听到了于宝的反问,略微沉默了一会,随后才说道,言语中充满了纠结,立场都在举止不定。

“嗯,这么说吧,你家族的长辈没有说错,之前浮空艇的军队负责人,确实是会这样,但是张文少尉刚才说的,也确实是真的,所以你的感觉并没有出错。”

于宝看着朱大富纠结的样子,倒是没有了逗弄她的心思了,所以直接就将心理话说出来了。

“可是”

朱大富觉得于宝这话,答的和没有回答,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只是在哪里吭哧吭哧的,半天说不出来什么。

“我的意思是,之前的军队长官是这样的,但是又没有说,张文少尉也是那样,张文少尉应该是第一次担任浮空艇的长官,所以经验不是很丰富。”

“所以,面对着他第一次接送来的人,才会有着这样的心情,才会说出来,让我们有事情去找他,当然,等他以后成长了,就不会了。”

于宝解释过以后,就没有再去看朱大富的表情了,直接叫上了孙广,然后就排着队走下了浮空艇。

“死胖子,我们先下去了,比赛的时候再见哈”

就在朱大富跟在两人身后的时候,一道轻佻的声音传来,原来是萧天华在和他打着招呼,身边跟着之前见过的卫小夏等人。

“哦,好,比赛见。”

朱大富挥手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跟上了队伍。

他在想,或许应该去见一见张文少尉呢

成都的风景总是不错的,这里的建筑大多倾向于自然化,成都的主事人更是强调,成都要与自然和谐相处,所以成都的建筑虽然有着钢筋混泥土。

但是更多的还是森林树屋,或是木质的房屋,虽然没有了高楼大厦的高耸巍峨,但是却多了一味亲近感,少了些许了冰冷感。

毕竟相比起来,人们一定会更加喜欢大自然母亲,而不会喜欢冰冷冷的石头。

“哇,成都好漂亮啊,你看看,这里都是木屋建筑,而且看起来真的是,有一种,额,怎么说呢”

朱大富这时候,好像是又恢复了正常,趴在云朵上面,看着四周的木质建筑,不断的惊叹,最后因为想不起来想要说什么,卡在了哪里。

“是,优雅吧”

在一旁静静观看的孙广,发现了朱大富的窘状,拽了拽朱大富的衣角,悄声说道。

“对对对,就是优雅,孙广,你看看,这里的每个树屋,虽然大小都相似,而且看起来都有一种美感,可是给人的感觉确实不一样的。”

“你看这个,有一种俏皮的感觉,而这个就有一种高雅的感觉,还有这个总而言之,这里的设计师,一定很有才华。”

朱大富感激的看了孙广一眼,随后拉着孙广开始介绍了起来,最后很是赞赏的感慨了一句,发乎内心的感叹。

“哈哈哈,这位客官很有眼光啊,没错,我们成都的每一个树屋,都是由一个人设计的,那就是著名的黄金级强者:建造师。”

坐在云头驾驶的司机,听到了朱大富发自内心的赞叹,不由大笑着说道。

作为一位很普通的,驾驶云朵的老司机,他的内心是骄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