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郁闷的洛宁

陈良看的呵呵一笑,又给她倒了一杯,这才对她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即然将我一军,那我为什么不能吃你个車”

“说到底了,你还是想和我们夜族组织斗是吧”

“这到不是,我们已经结了盟,我不针对你们组织,只是你这做法让我很不爽,说白了,我现在之所以会在上城市,还是拜你们所赐”

陈良开始和洛宁理论了起来。

上官雨他们三人全程一旁一语不发的听着。

这阵儿两人简直就像是在吵架一般,场面看起来让人感觉一阵啼笑皆非。

陈良和洛宁也像赌气一样,理论一阵就直接碰杯干一杯红酒,直到最后四瓶红酒都被两人给全部喝完了。

这时洛宁小脸上也是泛起了阵阵酒红,陈良倒还好,脸色只有些微红,没有洛宁那样醉的厉害。

而这时的洛宁说起话来也变得软绵绵的,再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你小子,还真是厉厉害嘛这一招牛在哪儿学的下棋啊”

“下棋嘛大家都会。”

“有空咱俩拼两盘儿哈哈哈”

这不,说着说着,洛宁甚至都忘记她是来干什么的了,还说着要和陈良下棋。

“呵呵”

旁边坐着的上官雨三人都看不由一阵呵呵偷笑,乐的不行。

陈良欲哭无泪,明明刚才洛宁气势汹汹的跑来找他理论,现在好了,几杯酒喝下去,她都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你让陈良情何以堪

实在不想再和洛宁废话下去,陈良转而对她说道“你醉了,回去休息吧我派人开车送你。”

“你才醉了本小姐酒量大的很这点儿酒算个毛哇继续喝”

洛宁醉薰薰的支支吾吾大叫。

陈良无语至极,接着又和她喝了两杯。

而这两杯酒再喝下去,终于洛宁直接就给喝的趴在了桌边。

上官雨这时终于是忍不住了,盯着陈良大笑道“你不要这样吧人家来找你理论,你直接把人家喝趴了,这多不好啊”

“又不是我要找她喝的,是她自己偏要和我喝的嘛”

“紫衣,你派人送她回时上集团吧就说她和我们聊的还不错,喝的有点儿多。”

上官雨止住讪笑,开口吩咐林紫衣。

林紫衣不置可否点头。

接着她就叫来两个人,将醉的人事不醒的洛宁给抬了下去放进车里,开车送他回去了时上集团。

而等到洛宁被送回去,交到秦平四人手里的时候,四人当场就看蒙了,压根儿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第二天下午时分。

陈良带着好心情,一个人开着车来到了夜族基地内。

他刚一来,秦平就赶紧找到他,盯着他就张嘴喝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洛宁回来以后整个人就这么消沉啊”

“我们聊的挺好的呀她不是还和我拼酒了吗”

“什么”

秦平不解的惊叫。

昨晚洛宁前去找陈良,到底两人间说了些什么,他们这边是完全不知道情况的。

而现在陈良这小子竟然一脸开心的跑过来找她,这不由得秦平不去怀疑昨晚的情况啊

陈良要的就是秦平的这种怀疑。

也不理会秦平的惊讶,陈良转而追问“洛宁呢我去看看她。”

“她在休息区自己的房间里,我带你过去。”

秦平压下心中怀疑,故作冷静的应声。

话落,他就转身朝着休息区走去。

陈良自是讪笑着跟在他身后。

不一会儿之后,两人就来到了休息区洛宁房间外。

秦平伸手敲了半天房门,里面的洛宁都没有回应,到了最后他只能是一掌就把门锁劈坏,把门打开,对陈良说道“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

“好的。”

陈良一脸开心的应声,立即迈步走了进去。

而此时的房间里,洛宁正躺在床边一动不动。

昨晚醉的人事不醒被送回房间里,她一直躺到中午才酒醒了过来,可想到昨晚丢脸的那一幕幕,洛宁这一个下午的时间,她都是这样呆呆的躺在床边一动不动,即是不愿意出来,也不愿意和谁说话。

这也正是秦平会怀疑她的最大原因。

陈良走到床边坐下,盯着洛宁笑问“酒醒了没有还记得昨晚咱俩说的那些话吗”

“你滚我不想看到你,我知道这次又被你坑了,我昨晚就不该冲动的和你喝那么多酒。”

“这话说的,我又没坑你,是你自己跑来找我的嘛”

陈良强压下心中笑意,以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回了洛宁这样一句。

“滚”

洛宁当场气的大吼。

陈良也不生气,反而是哈哈大笑的和她道别离开。

秦平这阵儿就一直站在门口听着,眼瞅着陈良一脸笑意盈盈的从房间里出来,还乐的不行的和他道别离开基地,秦平整个人简直都着急坏了。

等到陈良的身影消失在基地里以后,秦平这才着急的冲进洛宁房间中,冲着她质问“你们昨晚到底谈了些什么怎么陈良这小子好像是很高兴一样”

“我们什么都没谈,我只是喝不过他被他灌醉了而已。”

“就这么简单”

秦平不相信的反问。

洛宁怒了“老秦,我难道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现在是在怀疑我”

“洛宁,我这也是为了组织着想,并不是针对你个人,这一点我希望你明白。”

“老秦,你还真是变了,变得越来越像首领了。”

洛宁气的嘲讽起秦平。

秦平皱起眉头,直接挥手下了命令“从今天开始,你就暂时的先停职吧介于你近来工作状态不是太好,造成了我们组织连连损失,所以你就无限期的开始停职,直到组织确定你没有问题以后,再考虑要不要给你复职。”

“老秦,你”

“就这样了,你好自为之。”

秦平都不给洛宁说话的机会,抢先开口将她打断。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压根儿不理会洛宁。

“砰砰砰”

而他刚出去房间不久,洛宁就气的从床边跳了下来,开始在屋子里砰砰乱砸一通。

昨晚她气愤之下跑去找陈良,压根儿就没有想过会有这种后果,现在好了,她跑去找陈良没理论成,任何好处没捞到,反而又被陈良摆了一道,使得她开始被秦平等人怀疑,还停了她的职。

你让洛宁这阵儿上哪儿哭去

半个小时后,天豪大厦顶楼办公室里。

“哈哈哈”

此时陈良和上官雨正乐的一阵哈哈大笑。

刚刚陈良回来就把洛宁的事儿给上官雨说了一通,这不,两人这阵儿是一想到洛宁,简直就高兴的不得了。

上官雨笑了一阵,她才终于是止住了大笑,冲着陈良说道“害人终害己啊洛宁这下算是尝到这种痛苦的滋味儿了。”

“她那就是活该,自以为自己有点儿小聪明,就各种算计别人,她会像现在这样,完全就是她咎由自取。”

“看来之后她应该是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你也该安下心来,好好把这公司做大做强才是了。”

上官雨适时的提醒起陈良。

陈良肯定的应声“也是,这次给了夜族组织这样一个教训,绝对能让他们规矩一段时间,趁着这段时间,把公司各方面做好也不错,还有就是还得等马强那小子,他要学成回来了,我才能看到夜族基地里,关于空门的那些更大的秘密。”

“反正还是那句话,公司交给我,你放心就行,其余的事情你自己去操心吧”

上官雨淡然的回答陈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