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3 任务闯关模式

自闭症儿童韩浩城给黑渊指了方向后便不再说话。

两次支线剧情的模式都是任务形式,寻诡团已经找到这幕剧情的解密关键,任务闯关。

既然如此,黑濯就决定让队员分散去医院各处触发任务。

紫嫣然跟着棠红雨和向南去找武林盟主,黑渊在自闭症小男孩韩浩城接到了寻找铅笔、画纸的任务,而后山通往十字架第一起案件案发现场的泥土小径那里需要工具和防蚊虫药品。

胖子主动请缨:“我去找工具和药品。”

“我和你一起走吧,路上看看遇到什么任务就接。”水澹峙提议,5人分开能扩大搜索范围,触发更多剧情。

“你们去吧,有情况就发消息。”

两人离开后黑濯开口道:“我觉得嫣然一笑和向南他们不会那么容易见到韦意的。”

他们沿着小男孩手指的方向穿过长长的走廊,“那孩子指的方向应该就是这里,护士站。”

护士站由一个长长的咨询台和后面的房间组成,咨询台上放着来访者登记簿和一支尾部绑了绳子的水笔。这两样东西被收在咨询台格子里,而格子上有一块透明盖板,要打开盖板拿到这两样东西需要找到一把开锁的钥匙。

护士站后的小房间门上有个窗洞,黑渊趴在窗洞往里看,对身后的队长道:“里面靠墙有货架和柜子,上面放着各种药品,还挂着几套护士制服。”他把身子侧向另一面再道:“还有两张行军床、一个配药桌、一台电脑以及一整墙的资料。”

门依旧打不开,需要钥匙才能开启。

“走吧,我们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黑濯说道,“刚才和小男孩争吵的那个女人可能是医院护士,她身上或许能找到钥匙。”

要寻找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疑似医院护士的人物谈何容易。

在护士站驻足几秒后黑渊沉声道:“队长,我们还是分开搜寻吧”看着眉宇间还挂着担忧不舍的大师兄,黑渊淡淡一笑继续道:“你放心,有事我会给你发消息的。”

自从上次黑濯拽着他讲父母的事把他弄昏迷了三天后,黑濯眼睛里就多了一丝自责和担忧。

黑濯想了一会儿再三交代黑渊:“你小子别逞能,若遇到异况一定要通知我们。”他就怕黑渊再在场景里被某块墙上涂鸦整昏迷了。

黑渊连忙点头保证。

队长离开后黑渊又在窗洞观察了一会儿,默默把里面的东西记住,推算那个护士可能去的地方,抬脚离开。

团战才刚开始,正是拼命搜集信息的时候,3个直播团15名成员看似很多,但第八幕七冥山精神病栋场景太大,一旦分开很难看到人。

黑渊的目标是普通病患区的儿童区,就是自闭症小男孩韩浩城所属的区域。他记得疯癫npc棠红雨曾说过,在他不二洞里,有一群不怎么爱说话的年轻洞民,可能就是指这群患有自闭症的儿童。

很快他就找到了这片区域,是在走廊上的另一侧。

儿童区最先看见的是一个比荣誉室还大一圈的房间,房间里四处散落着各种玩具。

黑渊被门口看守的护士拦下:“你不能进入这里,请回到你应该在的区域。”

黑渊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病患服,又问了一句:“什么人能进去”

“你不能进入这里,请回到你应该在的区域。”

这护士说话时语气比较柔和,不似先前他们在假山通道里听到那种尖锐刻薄之声,黑渊断定这人不是自己要寻找的目标。看了一眼她胸前的牌子,上面写着。

普通病区,护士

张某某

黑渊离开后,从外面看不见的区域里站起一个身影。

“嘿,原来进入不同区域需要不同身份啊”皆然团队的王玲玲拍了拍胸脯,连呼好险,他们直播团在进入起始房间之前为选择身份起了争执。

准备间有2种身份服装提供,李然自然希望队员尽可能拥有所有身份,寻诡团的前几场直播他都看过,鸿蒙馆确实喜欢游客身份上做文章,不同身份能触发不同任务。

李然安排王玲玲穿游客服装,但王玲玲偏偏喜欢那套护士制服,因为那套白色衣服能凸显她的身材。在皆然团队只有她一人是女性角色,还因为各种原因常常得不到露面机会,今天难得露脸这个小女人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

李然没有揭穿,而是点头应允了王玲玲的要求。

无心插柳柳成荫,因为这套护士制服,王玲玲在进入这片区域时没有被守在门口的护士拦下,还很亲切地和她聊了几句家常。

黑渊刚接近活动区时她正要离开,见到他下意识躲在视线盲区,没想到居然听到男人被拦在门外的古怪对话。

她立刻意识到自己是因为身上制服才能顺利进入这里。

“我得赶紧通知队长他们。”这个房间的孩子她已经全都了解了一遍,既然进入这里需要不同身份,那么任务触发一定也需要身份。

这里是儿童区的活动场所,病患大部分集中在7岁至12岁的孩童,主要有自闭症、多动症、阿斯伯格症等。

王玲玲要离开这里,去找不同身份的队员过来触发任务。

黑渊沿着普通病患区走廊信步寻找,很快,他就撞见另一个真人npc。

普通病区,妄想症

季寒川

“快,告诉我答案是什么。”季寒川一把抓住黑渊手臂,眼里满是急切,这人看上去很邋遢,洁白的病患服已经沾了不少污秽,头发更是油腻,服帖地套在头上,像是一个假发套。

黑渊清楚这人是不太爱干净的缘故。他微微皱眉暗道:“几天没洗澡了,好臭。”

他还想像若是胖子遭遇此人怕已经奔到洗手间干呕去了。

“快啊,没时间了,快告诉我答案。”

那人的力气出奇的大,被捏住的地方很疼。

“什么没时间了”黑渊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他变被动为主动,不着痕迹脱离对方接触。

“炸弹要爆炸了,快告诉我答案,关闭引爆器的答案。”

“又是一个妄想症,同棠红雨一样是不是把现实和某个想像中的世界弄混淆了”黑渊暗暗推测。棠红雨是把自己想象成一位古代的绝世高手,他所处的环境便是武林,是江湖。出现在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对应武林里的人物。而这人黑渊还没猜出他的世界观是什么。

“魔鬼最愚蠢的罪是虚荣。”黑渊把荣誉室拿到了这句话轻声念出来。

季寒川明显一愣,然后更急切大喊起来:“不是,不是,是密码,6位数的密码。不是文字。”

他开始原地打转,额头上汗水滚落,看样子确实很着急。

“你先别急,慢慢告诉我你遭遇到了什么你们找到哪些线索试过几次了”

“只有3次机会,我们已经试过一次了,还有2次机会,我们的线索很杂,得到了能做密码的数字太多,我没有把握。”

“那你怎么肯定我知道答案”黑渊又问,这个npc一出现就逼自己说出答案,他很想知道问题所在。或许就是触发任务开启线索的办法。

季寒川表情绝望,像溺水之人垂死挣扎时的临终之言,他道:“我们就剩3个幸存者了,明曦已经试过一次,我还有一次机会,而你就是最后那个密码的掌握者。”

黑渊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剧情,他们每个人所说的话都不是正常人的思维,且都是断章的,半中拦腰截取一句确实很难明白。

“没有别的幸存者了”

“没了,啊啊啊啊啊,我们一共15个人,死了12个了,只剩我们3个了啊啊啊。”这份记忆让季寒川异常痛苦,他坚持不住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黑渊也蹲下去一边安慰一边套话。

“原来他们都死了。”

“我记忆出了点问题,可能是刺激太大所致。”

两人最后索性坐在地上背靠墙壁谈话。

季寒川悲伤了一会儿抬眼认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