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风云便

难道这个巡游躲在丞相府中血冥教里,巡游可是仅次于法王和王爷的存在,居然躲在丞相府中张白觉得难以置信。

可他忽然又一转念,会不会,那个假冒的诸葛亮就是巡游呢这似乎是完全有可能的。

在里他看得多了,一个穿越者,往往有系统或者金手指加持,像自己这样什么都没有,还落得经脉四分五裂,如此惨兮兮的穿越是很少有的。

如果对方真有系统或者金手指,那么他的修炼速度超过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说不定还有什么异能,要不然怎么会假装诸葛亮还能不被人发现呢

他赶紧催着李谯进入梦界中的丞相府,那条熟悉的道路上,远远的有一个人正站在路中央。张白举目望去,却发现这个人的形状,就像烂泥似的正在不断垮塌中,面目全非完全看不清楚样貌。

怎么会这样呢他立刻催动月境之术,然而却没有用,此时整个脑海中的世界,全都像冰淇淋一样开始慢慢融化开来。

有危险,张白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他立刻收了术法想退出,却发现已经退不出去了。

“居然被困住了,这个李谯的精神力这么强吗”张白觉得奇怪。自己的精神力天赋还是可以的,当年的玄师正和后来的玉真子,两次与他比拼两次都被他击退,怎么这一次阴沟里翻船了

张白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他右手一翻脱下皮手套,木手发出灵力,手心里闪闪发光,生出一个异世界来。

他是第一次拿异世界直接应对对手,心里缺点把握,就挑了从别人那里夺来的梦界“刺风深井”。这个梦界原来是冥使刺风的,四面都是高耸的井壁,非常压抑,张白平时自己都不太敢审视。

不停融化的世界猛地停止了,张白的左右和背后都出现了高耸阴森的井壁。然而只有三面,面向对面那个人的第四道井壁,并没能建起来。

于是左右两边的井壁,向着对面的人迅速延伸,就像一张嘴,猛烈地吞噬过去。

光,猛烈的阳光突然照射进来,把一切照得雪亮,整个世界就像曝光过度的照片,变得惨白,并开始支离破碎。

张白瞬间醒来,他发现自己退出了梦界。

对手并不是李谯,他这才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和一个不知名的敌人交了一次手。对手的身形样貌模模糊糊,实在看不清样子,但有一点他非常确定。

对方是一个女人。

而身体和精神上,承载了他们这次交手的李谯,此时已经七窍流血倒在地上,死得透透的了。

“得赶紧收拾一下”外院还有几个侍卫刚才没收拾,绝不可以被他们撞破这件事。他收了八个神识,又把李谯的尸体扔进了“海叶死路”。

接着放出了透明神识,满院子搜索起来。

剩下的侍卫集中在三个地方,大门口、西厢房和后院。

大门口的人不多,就三个人,两人看门一个人巡查外院过道,都有影壁和二门挡着,看不到内宅的情况。

西厢房里则关着灵灵和马哥,只有有两个侍卫看着,人更少,但是好像对院子里的动静有些警觉。

其他侍卫都聚集在后院,就在原来有坟头的地方。这些侍卫一共有七八个,竟然比正房里还要多,要是刚才这两路侍卫都聚在一起,自己虽然也能收拾,但是就难以不惊动他人了。

“天佑我也”张白又一次散出神识,这次是一红一黑。两个神识直接进了西厢房,凭着速度,趁人不备又打晕了两个侍卫,顺利救出了灵灵、僧会和马哥。

灵灵和马哥刚被救下,立刻对着那两个侍卫愤愤然拳打脚踢,张白和僧会好不容易劝住。通过透明神识看周围,万幸没有惊动另两边的人。

他们也顾不得叙话,大门口和外院离得近,还有三个人呢这些人收拾起来固然容易,可门口还有大群闲人在,不好明打明地动手。

看来只能靠张白上阵了。

他想了想,轻轻一笑,自言自语道:“没办法了,又得忽悠。”他让僧会去正房找个角落躲藏,自己则带着灵灵和马哥往二门处躲了起来。

见灵灵和马哥躲好了,张白清了清嗓子,大摇大摆走出了二门,远远地就抬手招呼那个巡视过道的侍卫。

“这位大哥,你来你来,李大人有要紧事,正唤你们都赶紧去正房呢”

那侍卫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李谯传唤,立刻向内奔跑。刚一进二门,路过门边,被灵灵用石斧斧背一下砸晕,让马哥拖了进去。

张白接着走去正门,那里的两个侍卫面前全是看热闹的,杂七杂八。

他们只顾注意外面的闲人,又有影壁阻隔,没发现里头变了天。忽然见到个孩子,大老远地就招呼他们,心里不禁有些诧异,等走近了才看出来,就是刚才自称宅主人的那个小孩。

“两位军爷,里头李大人有事,正着急找人帮忙,其他人都去了,你们两位也快进去吧”张白边忽悠、边看门外,外头大堆闲人堵着门,眼巴巴地等着看新鲜。

那两个侍卫闹不清怎么回事,觉得有些疑惑,可又不敢不去,如果要真是李谯召集他们,他们竟敢不去那可就惹大祸了。

于是也不管大门还敞开着,两人扭头便往里跑,张白装作客气,陪着笑作着揖,眼见两人从身边跑过。

他也没管这两个侍卫,直接去到正门处,向着门外拱手道:“各位乡邻,刚才是小可的故旧长辈来访,因为是官面儿上的大户人家,故而颇有仪仗,不想惊扰了诸位,得罪得罪。”

这时宅内影壁后,传来轻微的“噗噗”两声,张白明白,这是马哥和灵灵出手了。

他团团作了个揖,又道:“我等初来乍到,不识规矩,请诸位海涵。”他装作往怀里一掏,手里多了一把银币,“今日乔迁大喜,各位一人一枚,发个利是,图个吉利,大家只管来领。先到先得,发完为止啊”

那些闲人一看傻了,吃瓜看热闹还能看出这等好事立刻群情踊跃,红着眼睛纷纷来抢。这一下,再没人管宅子里面有什么事了。

银币发得差不多还剩一半的时候,张白冷眼扫了扫周围,见门外的确只有闲人没有侍卫,也没有其他危险了。便把手中银币往空中一抛。“后面的乡亲也拿着,大家吉祥安康,多多发财。”

那银币落到鹅卵石路上,叮呤当啷的像下了一阵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