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战事

朱嬷嬷无功而返,回白家的时候又受了卢氏以及白老夫人一顿埋怨,这点儿事儿都办不好,让人怀疑你的能力水平。

朱嬷嬷

老毛病都快要委屈出来了。

人家不给人,她能咋个办她去抢啊

卢氏原本陪着老夫人说话儿,见女儿没回来不由得一阵失落,内心也是空荡荡的,她十月怀胎生下的闺女如今成了别人家的人了。

这叫她这个娘,心碎了一地。

好在白老夫人还算开明,反倒劝慰起她来了“你也别急,小雨在萧家长大,自然依恋萧家些,萧茗能这般护着她是好事,说明她这几没受苦。”

可不是没受苦,养得比世家嫡出的千金还要金贵。

“我也知道的,我就是心里难受。”卢氏说道,她能不难受吗,自己的女儿不与自己亲,她就好比吃了黄莲还难受。

白老夫人又说道“这个萧茗,看似温和实则是个强硬的性子,听说自小无父无母,是自己把家业撑起来的,这姑娘不简单。以后与她相处时多让与些,不然不知她会做出什么来。”

“儿媳明白,谢母亲教诲。”卢氏点头应是,她能不让着吗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创下诺大的家业能是简单的人物她这个女儿事事听从萧茗的,回来这几日她算是看出来,女儿把她那个姑姑当成神一样的崇拜着,容不得别人说一丁当儿的不好,若是萧茗不让她回来,那她又要失去女儿了。

白老夫人转儿又说起了过几日宴会上的事,卢氏一一点头答了,朱嬷嬷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悄悄退到一旁当起鹌鹑来,心下也松了一口气。

送走朱嬷嬷的萧家人热热闹闹的坐在一起吃晚饭,饭后蒋香媛又领着大家玩了会才各自回房睡觉,渐渐的各房各间都熄了灯,萧茗这才坐在桌前翻看着西北送回来的信。

数月未见,相隔万里的他们也只得用信件传递,遥寄相思。

西北边关打仗,石亭玉除了平里的日常锁事,有时也会给她透露一些战场上的事,让她不至于一无所知。

如今西北匪首阿歇那后庭失火,次子革烈趁着父王领兵在外之时突然发动兵变,弑杀兄长抢占王庭,公然与父亲绝裂,并召告天下宣判其父阿歇那为乱臣贼子,是破坏和平盟约的罪人,理当处以极刑,如今代表着回金部新君的求和使臣已经在来京的路上了。

是的,革烈要求和,并借助大月的力量稳定自己的地位,统治回金部族。

不过,这比想象中的困难。

阿歇那已经放弃了对大月的攻袭,不再打游击战,带着残余的九部盟军返回回金王庭,试图利用其余八部的力量铲除内患,夺回王庭。

一场轰轰烈烈的侵略战争突然转变成了内战,不可一世的阿歇那被石亭玉一招釜底抽薪打得措手不及。

石亭玉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他就这么回去,已经亲率大军在后追击,打得那歇那狼狈不堪,连连败走,逃兵无数。

萧茗收了信,随着阿歇那的败走,这一场持续了四年之久的战争也快要拉下帷幕。

一将功臣万古枯,整整四年,大月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多少人流血牺牲,又有多少人有家不得归。

终于要结束了。

她和蒋四海先后给石亭玉送了四次粮草,大多数粮食是出自她之手,就是蒋四海也捐了少棉衣银钱,她又提供了大豆、玉米、红薯、土豆等高产种子送去西北,让西北军自己种植食物,如此,这一场战争才坚持下来。

战争结束,也该是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了。

在萧茗遥望的西北,辽阔草原之上,春梢寒凉,有一群人在夜空之下,在茫茫的夜色之中望着远处的王庭,静静的等待着。

没有人声,没有灯光,有的只有马儿不时晃动着铁蹄的声响。

微风四动,草叶摇曳,利刃长枪,英姿挺拔,有带着寒凉的春风吹在战甲之上猎猎声响。

终于,天初露白之时,远处的王城被炸起了一道冲天的火光,嘈杂人声迅速响彻四地,或哭、或喊、或尖叫,都盖不住的喊杀声,声声入耳,惨叫不绝。

回金王城乱成一片,隔着都能感受到一个惨烈。

是时候了。

夏五兴奋的看着身前的人,难掩心中的激动,父亲带着人去回金取得革烈的信任,扶持革烈上位夺权,引起回金部内乱。

这其中的的艰辛难以续说。

如今,阿歇那逃了回来,势必会与革烈有一场生死争夺。

一方是残败狠狈,兵残马乏;一方新君上位,人心浮动半斤八两。

无论谁胜谁负,都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又过了片刻,远处有十几骑马蹄声传来,越来越近,夏五轻声令人戒备,渐渐人越来越近,转眼就到了跟前。

原来是夏忠全带着人从王庭方向过来,在石亭玉身前停下马。

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激动的说道“世子爷,属下幸不辱命。”

“夏叔,起来。”石亭玉双手扶起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辛苦你们了,可有兄弟受伤。”

“有五个人没了。”说罢,夏忠全的眼神暗了暗,这些兄弟都是在混乱中被杀的。

石亭玉表情凝重,看着回来的人,每一个人都带着伤,流着血,他们身在敌营,做着随时都可能会掉脑袋的事。

为了使命,拼过刀山血海,有的人将生命永远留下了。啪了啪夏忠全的肩,沉重的说道“每一位牺牲的将士都是英雄,大月是不会忘记他们的,他们的家人也会得到最好的补偿。”

石亭玉翻身上马,抽出配剑,直指前方,看着身后的将士们“将士们,四年前这些人破我河山,毁我家园,辱我民众,如今一雪前耻之机已到,驱出外族,收我山河”

“驱出外族,收我山河”

“驱出外族,收我山河”

“驱出外族,收我山河”

整齐的口号响起,震动着空旷的草原,回声远远不绝每一个人都怀惴着激动的心,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武器,这一天,他们等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