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强人再现

狼头几个响亮的耳光打完后,男子躺在地上再也不敢喊出一句狠话。

狼头下手不算重,至少一颗牙都没打掉,他还是多少有点顾忌,毕竟是谢炎亲哥哥。

林文走到男子跟前,冷冷地说:“念在你是小炎哥哥的份上,今天放你一马谢炎现在是我的女人,即使你是她哥,威胁她也不行钱,我有的是,谢炎说不会给你钱,你就死了这条心,如果你再敢找她麻烦,你下半辈子就会在床上度过,最好记牢我今天说的话”

林文说完,便和谢炎、爱莉莎等人转身离开,只是还没走出十米,后面就传来一个声音。

“打完人就想一走了之吗”

说话的人是从白色吉普走出来的中年男人,操着生硬的普通话,明显带着闽粤一带口音,四十多岁,年龄和林文差不多,只是林文看起来三十不到的样子,相比之下极为年轻。

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个身高一米九十左右、体型壮实如牛的黑人。

其实这两个人林文早就注意到了,白色吉普刚停在谢炎哥哥车后的位置时,林文便透视过这台车里情况,让林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黑人

黑人并不奇怪,京城的大街上随处都可以看得到,非洲、美洲黑人更多,但这个黑人的体质却让林文内心吃惊,因为他这是第二次见过这么奇怪的黑人,是被药物改造过的超级强人

第一次见这种类型的人,还是十国武场竞技时,被人用某种药物改造过的大黑佬。

这种被改造后的人,可以激发出人体几倍能量,称他为超级强人一点也不为过。

林文转过身,向孔琦、谢炎她们摆了一下手,示意她们不要跟过去。

林文走向中年人,冷冷说道:“你想插手这件事”

中年人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谢炎哥哥,说道:“我没兴趣管他的事,但他欠我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怎么能一走了之”

“是他欠你钱,你找他要好了”

“他还不起这笔钱,他说他妹妹有钱,带我来取钱,你把他妹妹带走了,我找谁要钱”

林文打量一番这个中年人,一身西装很讲究,皮肤略黑,眼睛很小,眼光不停地游离,闪烁着狡诈狠毒的光,鼻梁高挺,嘴唇很薄,嘴角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纨绔神态。

林文淡淡说道:“你想带走谢炎”

“把钱还给我,就不用带人了,免得麻烦”

“谢炎不会替他还钱的。”

“怎么要钱是我的事,不还钱也行,小妞还是个明星,用人来还我也不介意。”

林文头微低,伸手摸了摸鼻子,狼头见林文这个不自觉的动作,便知道林文心中已经起了杀机。

狼头窜上前,刚要开口,却被林文伸手拦住。

林文一副古井不波的神色,说道:“他欠你多少钱”

“一亿华夏币”中年人不屑地说。

“怎么欠的”

“赌场输的,轮盘、二十一点、骰子、麻将,他几乎玩遍了,当然,还有赌场里的女人。”

林文点了点头,说道:“冤有头债有主,谁欠你的钱,你找谁要,我警告你,谢炎是我女人,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生在这个世上,哼”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至今为止,还没有敢欠我雷家钱不还的人。”

此时,何冰凑了过来,林文转头问她:“小冰,京城雷家什么来头”

何冰盯着中年人,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没听说过”

中年人一副色迷迷的眼神肆无忌惮盯着何冰,似乎根本没把林文放在眼中,脸上一副高傲的神态说道:“不是京城,是濠江雷家”

何冰脸色冰冷问道:“雷云霄是你什么人”

“呵呵,没想到你人长得漂亮,还挺有见识,不错,是个聪明的女人,我喜欢雷云霄是我祖父,家父雷洪泰,在下雷青山。雷家赌场经营四十多年,还是有些名声的,不知道美女去玩过吗”

何冰蔑视地哼了一声,说道:“雷老爷子当年算得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赤手空拳打下一片基业,真没想到会有你这么个孙子,看来雷家也支撑不了几天了,不知道老爷子看到你现在这副德行,是会暴怒呢还是会感到很悲凉”

雷青山不怒反笑,说道:“美女,小心说话呦,我雷青山在濠江的名头谁不晓得如果你想去玩玩,本少爷可以全程陪同”

林文眯了眯眼,说道:“小子,真看不出你还是个色中恶鬼,惹恼了她,就算是你爷爷再本事,跪下来也保不住你的小命。既然你是干赌博这行的,那今天咱俩就赌一次,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雷青山眼神一变,忽而眼光带着狐疑和狡诈,皮笑肉不笑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赌”

林文指着谢炎哥哥,说道:“别说那么多废话,今天就赌他欠的一个亿,我输了,马上给你一张两亿现金支票,希望你不要怂了雷家的名头”

雷青山迟疑一下,说道:“好,你下的赌注,赌法我来定”

林文说道:“看来雷家的后人也并不是想象那么蠢。”

雷青山咬了一下牙,指着跟随他的那个黑人,带着玩弄的口吻说道:“你的手下刚才打起人来动作很利落,想来你也不会太差吧,不然那么漂亮的谢小姐怎么会是你的女人今天我就跟你赌打架赤手搏击,如果你能打赢他,一亿的债,就此勾销,如果你被他打死或者打残,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但两个亿我会照收不误,没钱我就收人,不怕你赖账。当然,要是你觉得自己小身板禁不住打的话,可以让刚才打人那小子替你出场,我对你的条件算是宽厚了。”

林文淡淡说道:“如果我把他打死或者打残了呢”

雷青山说道:“拳脚无眼,死伤自负”

“好,来吧”

雷青山带着得意的笑,他认为,这是一场稳操胜券的赌博,哪怕林文的功夫再好,也不可能抵挡得住黑人的攻击,何况,这个黑人,外表根本看不出与常人有什么不同,只有真正出手时,才会发现他有多变态。不仅出拳的速度要比常人快上两倍,力量更是大得吓人,再加上他的身高和体型优势,雷青山还从没有见他失过手。基本上同等重量级别的对手,在他手下连十个回合走不了。

黑人叫杰克,二十八岁,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学过拳击、泰拳,曾服役五年,被国研究机构挑选成为超级强人培训对象,身体进行改造后,专职训练过一年。林文大闹国的那次,各地被炸成一祸粥,科研机构也没能逃脱厄运,被自己的炮弹炸得死伤无数。杰克就是在那次轰炸中死里逃生,流浪到摩哥国,差点死在一次枪击中,被雷青山无意之中救活后,见他身手不错,便带到濠江,成为了雷青山保镖兼打手。

杰克自从跟随雷青山之后,至少出过十几次手,无论体型、力量和反应速度,都非常人可比,加上他经过专业训练,攻防有道,无一不是完胜收场。其中有几位身手很厉害的武术高手,都没能逃脱杰克的拳脚,甚至被打得狼狈不堪。

雷青山让黑人跟林文赌功夫,是打着必胜的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