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坑杀鬼子

这天晚上,黄大洪再一次把消息送了过来,虽然非常的晚,但是把鬼子的作战部署和策略都讲了出来。

鬼子少佐这一次真是急了眼,否则怎么会相信秦风这样一个冒险的计划。

这下好了,李桓觉得他十有八九能干掉这些鬼子。

正面战场上和鬼子拼命,那就是以卵击石,用大白话说就是找死。

可要是在地道里面,那谁是爸爸李桓说了算。

就在鬼子准备作战的时候,李桓也已经准备好,第一层地道里面几乎都是陷阱,就等着鬼子进来干掉他们了。

本来以为小鬼子第二天早上不会派太多人进来,一二十个鬼子外加上三四十个伪军,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谁知道这一次进来的全是鬼子,秦风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他这个当营长的都进来了,不能让下面的小弟进来抢了他的风头。

黄军那不一样,黄军的战斗力强,总比伪军进去送死要好。

最后经过一番挣扎,秦风的一些亲信也跟着进来了,里面就有黄大洪。

这些伪军混杂在鬼子堆当中,专门充当排头兵,第一个摸进地道里。

小鬼子一看这个好,有个人提前帮他们进去探路,黄鞋军真是大大滴优秀,回去以后一定要让上级嘉奖他们。

于是乎,秦风带着鬼子少佐,黄大洪带着两个少尉悄然进入了地道。

李桓这个时候也已经察觉到他们进来了,这些小鬼子不长眼,怎么就相信了秦风的鬼话呢

秦风知道八路军陷阱最多的几个洞口在哪儿,专门把鬼子往那里带。

李桓都不用怎么布置,直接启动陷阱就好。

“长风,待会儿记住,一定要把洞口堵住,绝对不能让这些鬼子出去,明白吗”

“明白,交给我吧”

“陈小白,你去把排头的那个伪军给我拉过来,那可是自己人可千万不能弄死了”

能进来的伪军基本上都是秦风的亲信,弄死了不太好,更别说他们把鬼子引进来还有功劳。

眼见着这一群鬼子端着三八大盖,探着身子悄悄的在地道里面前进着。

这一次有些鬼子学精了,反正很多鬼子都没有上刺刀,而是把刺刀放在身上,这样在近身战的情况下,还有一个武器可以用。

要不然等子弹打出去以后,近身格斗就只能用拳头砸了。

李桓正在悄悄的等待着一些鬼子靠近,带头的伪军手里头拿着驳壳枪,咽着口水缓慢前行,希望营长没有骗他这些土八路不会杀他,要不然打死他。也不会进来的。

果然,伪军刚刚走了没几步,忽然发现地面塌陷,整个人呼了一下就掉了下去。

惨叫声传进鬼子的耳朵,小鬼子刚刚想上前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屁股背后就传来了枪声。

一发大口径的霰弹枪打过来,近距离的情况下,一个小鬼子没撑住身体居然被崩出去一段距离。

“啊啊,萨斯柯得”

惨叫的小鬼子捂着自己的伤口,仓皇的跟自己的战友求救。

几个鬼子刚刚想把伤员拉到安全的地方,忽然发现地道里面哪都不安全,四面八方都传来枪声。

很快他们就跑到了一节没有看到的主干道,他们来得及休息一会儿,突然发现后方的地道塌陷,堵住了他们的来路。

“不好,地道要塌了,我们晚上走”

“快”

鬼子老兵也当机立断,想走前面冲出去,没想到跑了几步,正前方的地道倒是没有塌陷,不过却有两三个个东西扔了过来。

鬼子一看脸色大惊,因为这玩意儿是迫击炮弹。

迫击炮弹在没有上插捎的时候怎么扔都不会炸,一旦上了插梢,掉下来以后立马就会触动引线。

“爬下”

鬼子都是精兵,看到这一幕立马就想着趴下能不能活命就得看老天爷保佑了。

可是脑袋埋在土里面,等了七八秒也没有听到爆炸声,抬起头一看发现这个破大没有爆炸,但是却冒出来不少的烟雾

“纳尼”

鬼子带着怀疑的目光,靠近一看,随后整个人都慌了。

我他妈是毒气弹

“八嘎,土八路居然使用毒气弹”

“这是从我们那抢的,狡猾的土八路”

“该死,必须马上冲出去才行”

鬼子对于毒气弹这种东西再熟悉不过了,现在没有带防毒面具,甚至还有不少鬼子为了展现一下自己的气魄都是光着膀子进来的,别说防毒面具,胆大的家伙,干脆直接拿着刺刀冲进来,连枪都不要了。

一群小鬼子急速的捂着口鼻往前冲,奈何跑了没几步,忽然发现正前方的地道也塌陷。

这下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前后左右全部塌陷,他们处于一个密闭的空间,而且还非常小。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们还可以挖穿地道跑出去,大不了用手刨土。

可现在旁边都是毒气,两颗炮弹是普通的毒气,还有一颗是芥子毒气弹,这玩意儿可不是你捂住口鼻就行了。

“八嘎,快放我们出去”

“呕”

一个鬼子当场中毒呕吐,浑身抽搐。

还有几个鬼子,眼睛被熏的流眼泪,鼻涕也滑落下来。

“我的眼睛”

“呕”

鬼子又是呕吐,又是眼瞎,这是普通毒气弹快速作用的效果。

至于芥子毒气弹这玩意儿虽然效果比较强,但是发挥作用的时间也比较长,需要过一会儿才能起到作用。

受伤的那个鬼子终于忍不住了,与其被毒气弹活活熏死,他宁愿自杀,干脆用脚抠着扳机,枪口对准自己的下巴,一枪就打,穿了天灵盖,脑浆子都飞了出来。

这样死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没有任何痛苦,当场就能死亡。

看到有同伴自杀,有一个小果子也忍不住了,干脆抱着手雷就朝着地道塌陷的地方冲了过去。

一声剧烈的爆炸过后,地道塌陷的地方没炸开,反倒是把地道又炸塌了一截,这下剩余的空间更小了。

几个鬼子捂着自己的脖子痛苦的呼吸着,脸色涨红窒息的感觉让他们很难受,他们也终于尝到了中国军人曾经在阵地上尝到的滋味。

这帮日本人使用毒气弹的频率极高,无数中国军人在战场上丧命都是因为这个,正好这一次李桓把毒气弹还给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