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以和为贵

“是谁”东干事问。

“村调解主任董旭柱。”上官说。

“他,他怕老婆。”东干事说,“不会来的。”

“这样,我跟他联系,看他来不来,不来,我再想想办法。”上官说。

“行,我在这里等着,你联系吧。”东干事说。

“好,我这就联系。”他打开电话,给董旭柱拨电话号码。

果然,董旭柱说不来,家里有事走不开。真是诸葛孔明神机妙算,是什么人,聪明人一看就知道。说上一句知道下一句。没说出来的话,都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这个就需要功夫。平时多积累,在关键时刻就用得上。如果能查明人心,就容易和人交流。做事也就是顺水顺风的。

董旭柱是上门女婿,老丈人是公路段的工人,生了一个女儿,家庭条件不错。家里有工场。就是制作水泥砖的工场,还有茶厂,加上他老丈人是退休的工作人员,还有退休金拿,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董旭柱家比较贫困,弟兄姊妹比较多,老爹有才,但是没有财,在村里也担任过干事的,能说会道,还会唱戏,拉弦子、敲鼓、打锣,样样精通,只是命运不济,遇到这种情况,没有办法,只能让人吃亏,钱上不亏,弄了人家的女人,还占了一份产业,后来生了个千金,没有儿子,也不打算再生。

他再想生,不经过他女人的批,也没办法生,看来,生育权还是在女人那里,她想生,就生,不想生,谁也没辙。就像可以申请,不一定获得批准。申请可以随时提交,批准却很小的概率。他在家只有建议权。就像提线木偶,被他老婆操控。形式上满足婚姻的条件,实质上还是他老婆说了算。只要家庭和睦,看起来都还不错,就可以了,女权也好,只要能保持平衡就行。男女平等是最好的,如果女的强势,男的就弱势,不要逞强,可能更有利于家庭团结。

上官说出了话,不好收回来,就找了对面电器店的老板,华建章,让他凑个数,没想到华建章一口答应,并马上过来。这个人经常见,就是不知道名字。名字和人像一一对应,就知道了。有的人就是这样,常见面不知道名字,有的是知道名字,不见面,还是一个符号,名字没有生命力,也没什么深刻印象。董旭柱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可惜支撑的家是别人的。这种倒插门的女婿在整个松柏村还是不少。这里仿佛是阴盛阳衰的典型村。

华建章是个修理工,对修理电子产品很有本事,比如,电视机、冰箱、电饭煲、电磁炉等凡是带电的东西,他都能修,不光自己修,他还带徒弟,徒弟后来也成了师傅,徒子徒孙的,一大帮子,可他也不见得老,头发秃了顶,佩戴了假发,外人也看不出,还觉得他年轻。

他在当地还是比较富裕,闲暇时间陪干事打打牌,喝喝酒还是可以的,他的人生走到这一步,也算比较可以的了。没有什么压力。

他见人就一脸笑,好像非常无忧无虑,见了下村的工作人员,见了普通平民,都是这样,给人的印象,就是比较有亲和力,这也是商人常具备的素质。

他上了楼,见到大家,对每个人都点点头,看起来,他的亲和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也都纷纷回礼,柯南觉得上官没有食言,这里不该需要他们站在这里,更为重要的是,柯南想到了还有功课要做,很多书都没有看,这时候不看,什么时候看,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不学习,就不知道自己欠缺什么。不读书,就不觉得自己无知。只有学习,才会进步。学习不能停下,一旦停止,就会有很多苦恼。不妨在任何时候,都要养成学习的习惯。只要习惯了,坚持学习,就会进步。这个是有目共睹的。

喝酒是最能刺激记忆细胞的,然后将记忆细胞杀死,这个是得不偿失的。如果学习,不能喝酒。如果准备当爸爸,在这之前半年内不能饮酒。也不能吸烟。饮酒是最重要的。如果做到了这个,证明有自制力,将来生的孩子也会效法,会有自制力,就会少操点心。这是因,后面是果,因果就是这样一一对应,不差分毫。

柯南和尹贤仁均向东干事请辞,东干事知道他俩不打牌,就让他们去了,柯南出于礼节,向他们说:“好好玩,都赚钱,这是富人的聚会,都发财啊大家都是发财的人,整个圈子都发财。”

华建章说:“好玩,好玩,你们都是大老板,钱多的没办法,拿到我们这个穷地方来花,还说我们是老板,真是的越有钱,越叫穷,越有钱,越低调。”

尹贤仁说:“不是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是拿着别人的钱来做事,我们自己没有钱,只领取可怜的工资。自己存款没有。没有外快,也不是为了发财来做事的。只是基本工资,饿不死,冻不死而已。”

柯南说:“是的,你们可以打听打听,是不是这个理”

上官已经拉开了桌子,拉过来了凳子,然后说:“来,来,有说话这工夫,我们就打了好几牌了。”

“可不是。我们在这里耽误你们,影响你们日进斗金。我们走了啊。”尹贤仁说。

“哪里哪里没有影响,没有影响。”华建章说。

东干事不说话,他坐在桌旁,接过来上官递过来的扑克牌,开始洗牌,柯南瞄了一眼,那扑克牌上写的是有关劳动法的知识。他说:“东干事真的要学习劳动法,那可是好事啊。”

东干事说:“这不是我要学劳动法,是省总公司工作队拿过来的,他们在村里做项目,给我们免费发这些扑克,我们哪有时间发扑克只有放在酒楼,有村民来请客吃饭,就送给他们一些,算是发给村民了,弄来了不少,哪里发得完”

柯南笑了笑,原来做项目还不是容易的事,特别是软件的项目,更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做,反而得不到什么好处。看得出来,东干事对投资大的项目,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项目,非常感兴趣,对于那些看不见的关于人的思想改变方面的项目,他是不感兴趣的。人拿到了牌,估计不会看文字,不看文字有图画,估计也不看图画,不看图画,单单看数字。看到数字,就成了。心里想的还是怎么样赢,不会考虑劳动法的知识,如果懂得了劳动法,估计也不会用。了解了皮毛,还是没用。遇到克扣工资的事,农民工还是没办法。不可能找东干事来撑腰的。

他这种作法让柯南感到很被动,现在有新项目,他还比较感兴趣,大家都欢迎,也可以帮着东干事树立威信,将来在山上也好做事。

东干事目前还不会得罪柯南他们,只有好好地利用,将钱投到村里来,他才是一个合格的村干事。当然,说到利用,可能不太礼貌。这个说法缺乏尊重,给人的感觉不好。事实上是利用,不能说出来。大概都还要一些比较含蓄一点的词才好,思考半天,还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词。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难听归难听,事还是要办的。

这是一个很好的村干事,在关心山上的村民方面做得比较好。当然,也有自己的狭隘处,有看不到的盲区,也有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目的。这里的女人都不简单,知道协助自己的丈夫做事。相互配合,相得益彰。有时候给一些建议,当然都是好的,在当时听来不怎么好,事后证明是最佳的。女人的能力不是小瞧的。在某些时候,女人的感觉更准确,听不听女人的,在乎当家的自己的心。如果有比女人更好的主意,当然可以不听。

柯南突然想到他是为了给自己捞政绩,但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不再年轻,现在提拔干部都要年轻化,他的机会不大,或者没有机会。

再说,他也没有什么文化,说起来是初中肄业,就相当于有个学习经历,谁知道到底是什么学历,在偏远的山区,想必没有多少人愿意来教书,他所在的那个年代,比较荒唐,上学也是断断续续的,瞎折腾罢了。他多少还认得几个字,后来认的字,都是从实践中学习掌握的,经常读报纸,经常开会,交流时间多了,就能增加字的数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